你神子

别告诉我

棉尾兔的灌木丛:

以下选项只涉及写作手法和写作技巧。不涉及剧情故事的任何方面。


即任何剧情都适用,无论是糖还是刀还是肉。


【可随意转载,大家心情好就加个原地址,不加也无所谓】



当你嫌弃自己的文章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模板四平八稳太过无趣没有挑战索然寡味的时候可以来试试看。


玩法1、有想写的剧情,写前随便roll一下或者几下。


玩法2、没想写的剧情,纯粹当做挑战用的练习题。



1、使用两次以上的插叙


2、使用两次以上的暗喻


3、使用两次以上的引用(需要与文章有所联系/呼应/暗示)


4...

一句生命在胸腔里翻滚过热 最终在喉管里衰竭 死亡于唇齿……它死了 我曾管它叫「我爱你」 它怎该在喉咙中衰竭 只是因为你的无情紧紧地抑住我脆弱的脖颈 它死了 它早该死了

-段宜恩x段宜琳 避雷注意!

-我爱水仙,水仙使我快乐,液!

-别人可以爱段宜恩,段宜恩只需要爱他自己,爱他自己的倒影,他是掉到水里被淹死的自恋的仙子。


↓↓


>>

段宜琳讨厌黏稠的夏天。现在她的背上不停的冒着汗,被打湿的校服隐约勾勒出内衣的痕迹。酸奶冰淇淋被高温融化了流在她手上,她身上没有纸巾,只好趁没什么人时短促的舔一舔,小舌头轻快地勾走一点又一点,有时候抬头看看左右,像只小奶猫。


到门口的时候她已经把冰淇淋处理掉了,手不停的揉搓校裙的下摆就当随意的擦净奶渍,然后她开门了,脱了鞋子走进屋里。段宜恩在沙发上,读着英语书,她听不懂的英语书。...


-Fliqpy(Flippy)×Shifty

-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的除草(复健)

-注意!!第二人称 超·短篇

-除我之外可能都没人能看懂这到底是什么鬼


↓↓


晚上九点钟,你和往常一样蹲在他家的阳台上。是你最习惯的姿势,双腿张开,左手搭在左脚膝上,而右手拿着廉价的烟,香烟时不时吻上你干燥的嘴,白烟飘动后缓慢的散开了。

阿尔忒弥斯*②将月光打在你的帽檐和发梢上,你眯着眼盯着房门(那目光肯定是一个小偷的。你也不得不承认,你第一次来这里确实是来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带走的)


当然,你极其清楚的知道他的瞳色变成金色代表着什么—— ...

-Splendid×Splendont

-短,第二人称注意

-大概是我心目中的双英吧


↓↓


“瞧瞧吧 瞧瞧 这个伟大的英雄”


你的左眼被打肿了 这使你不得不眯着右眼看着他 嚯 真是可笑 你伤痕累累的倚在树上 他从上看着你 淡霭蓝色的眼罩带子垂下(你不得不承认 这蓝色同你的发丝的颜色像极了)恶心的红色……你边想着边瞪着他:因为运动有些晨红的脸颊 被汗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 顺着脸和脖子流下的汗珠 平时只会吐出恶言的嘴唇(看着就想咬下来) ...

你神子

不要明智,要爱。

© 你神子 | Powered by LOFTER